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

從《沉默》到《深河》[中]



《深河》在書中是指印度的「恆河」,這河畔把死者的屍體焚燒,讓屍灰流入河,令死去的靈魂可以在來世復活;許多印度人在屍灰或屍體漂流的恆河中沐浴、漱口,祈求來世的幸福。小說的背景,是由數位日本人參加印度之旅為題,探索轉世是否存在而展開。書中的「恆河」,是代表包容人世間一切悲哀之河、作為救贖的象徵,在這條河中,生與死可以並存。 

《深河》的故事以中年磯邊患癌妻子臨終時說她必定會轉世而開始,因為他像大部分的日本先生一樣,羞於表達自己情感,總是期待妻子可以從他平常的生活小節去理解他,但他從沒嘗試去了解妻子;為了尋找亡妻可能轉世的地點,他參加了一個印度之行的旅行團。這團中有幾位團員,也並非純為觀光的,他們各自有著個人的抱懷、各自生命的故事:有離婚的成瀨美津子,是為了找尋昔日受她玩弄的同學大津;也有為了要找九官鳥放生贖罪的童話作家沼田,是想報答心靈伴侶──九官鳥的救命之恩,而事實上他是為了逃離矛盾創造童話世界;和退役軍人木口先生,於二次大戰時在緬甸作戰,到印度是要替戰爭時的救命恩人超渡亡魂,尋求救贖;及只是希望獲得攝影奬,哄新婚妻子一同到此的三條、他們夫婦二人是典型的日本人,沒有經歷過人間滄桑。遠藤周作就是藉著這些人,譬喻為生命長河的縮影。印度河恰似一面鏡子,把人們渴求化解內在的矛盾和衝突映照出來、尋求心中的願望。因一次印度之旅,把他們的過去呈現出來,透過恆河的洗禮,使他們各自對生命有了新的體悟。 

大津在《深河》是遠藤描繪最多的主角,相對於其他的角色,大津的一生可以說是有更多的困境;也許他是作者的化身。透過大津與美津子的對話,說出基督是存在於任何宗教中,祂是一個讓人救贖的源頭,不是被釘死去的信仰。大津原是天主教徒,受美津子的誘惑,一度背叛了主,其後被她抛棄,成為了神父,前往法國繼續學習神學,因與歐美的教義不合,轉到印度,為不同信仰的教徒服務,就如耶穌揹著十字架一樣,而他是背著印度的窮人到恆河,最後為了維護褻瀆儀式的三條,遭受印度人圍毆而受重傷。 

在大學時期被稱為莫伊拉的美津子,因從鄉村進入東京大學讀書,表面上是一位性格剛強的女性,實質上是一位自卑感很重的女人;她終日糾纏於各男性之間,卻看不起他們,心靈空虛,絕對是一位無神論者。到了印度之後,美津子發覺在別人眼中骯髒不堪的印度,卻是她唯一不需要隱藏自己的真實地方。經過這次旅程,她似乎慢慢體會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、跟隨大津的背後追尋某一種東西。 

其實《深河》書中的人物,可以是象徵著我們。無論是過去或將來,他們的困境可以在我們身邊發生的。親人的離逝、對於愛充滿盼望、厭倦或壓抑自己內心的真實情感等,姑勿論最終是否找著,但他們也有各自的收穫。恆河是一條轉世之河,水流是不會停止的,就如時間一樣,不停地走下去。在恆河上,每個人都找到了心靈的救贖,也許每個人的心結不同,但我們必須學會珍惜現在、學會愛和包容、更重要的是學會感恩。但願每一個人心中也有自己的深河,流水汨汨,在那裡讓我們滌盡罪惡、走向重生,以寬容的心觀照亮人間。 

河流包容那些人,依舊流呀流地。
人間之河,人間深河的悲哀,我也在其中。 

從《沉默》到《深河》[中]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