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

從《沉默》到《深河》[上]



《沉默》的故事主要是敘述兩位葡籍耶穌會傳教士在日本的秘密傳教活動。故事發生於公元十七世紀長崎及其鄰近村落,自1637 年日本發生了島原之亂後,當時的統治者懷疑葡萄牙人曾牽涉此次的叛亂中,覺得天主教影響政權安全,開始極殘酷的鎮壓;故此決定封鎖一切港口,拒絕與任何國家經商。日本實施鎖令後,所有外籍傳教士不得其門而入,他們只能以偷渡的方式混入日本境內,從事牧養天主子民的秘密活動。由於日本強烈反對天主教,天主教會頓然成為「地下教會」。所以信徒皆隱藏自己的身份,不敢公然承認,這就是日本歷史上有名的「隱藏的基督徒」(註一)。沉默的故事就是發生在此時期。依據作者引述,本故事是按照一些史實而虛構出來的。 

本小說主要在描述兩位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潛入日本,展開秘密的傳教活動。這兩位傳教士名為佛朗西斯‧卡爾培和薛巴斯強‧洛特里哥,他們千辛萬苦、經歷許多風險,藉著一位意志軟弱的日本人──吉次郎的引路,能夠與日本的地下教會接觸。他們匿藏於簡陋的山舍中,暗地裡施行聖事。可惜,這條基督徒的村落、不久讓日本的統治者發現,兩位傳教士被迫離開這村落。最終吉次郎出賣了洛特里哥,令他落入井上筑後守的手中。當洛特里哥落網後,他同時揭開他敬重的恩師──費雷拉的棄教之謎。為了這位老師,他曾翻山越嶺,遠踄重洋到日本,除了想打聽這位老師的下落外,還想調查恩師因遭受『穴吊』之刑而宣誓棄教一事。當洛特里哥知道了他心愛的老師不但已棄教,並且成為他棄教的說客,他心裡既憎恨又同情。但無論如何,他最後也沿著恩師走過的道路,在現實兩難間衝突掙扎,遭遇到老師同一的命運。洛特里哥終於也棄教了。 

其實傳教士並不畏死,但有比死更悲慘者。遠藤周作的《沉默》,寫出了棄教者最深沉的大悲哀。當年在長崎的教徒,被施行「穴吊」的懲罰: 

人長時間吊在井穴,在耳朵後面穿一個洞,血一滴一滴掉下來,讓倒吊者不立即死去,只發出極苦的呻吟 

傳教士每晚聽著這聲音,更多信徒走向死亡,直到傳教士棄教才終止。費雷拉是一位德高望重、絕不畏死的傳教士,他為了不再讓信徒受苦,最後都選擇了棄教。遠藤因而提出了天問:倘基督在這裡,為結束信徒之苦,他願意犠牲自己的榮譽,為了大愛而棄教嗎?最後,洛特里哥神父也棄教了,他們彷彿放棄了堅持。但在遠藤心中,棄教者是精神的殉教者,他們背負基督的十字架,不為自己的榮辱,只為信徒的平安。遠藤相信:倘若基督在這裡,一定會為信徒棄教的。 

遠藤周作的天問沒有答案,但在長崎的外海町,人們立了「沉默之碑」,為這段沉重的歷史,寫下世人的不解:「主啊!人類是如此悲哀!大海卻異常蔚藍!」 

為什麼死去那麼多無辜的生命,大每仍然沉默,海色依舊蔚藍? 

 

註一:此書的背景,是日本的十六、七世紀,當時新教(基督教)尚未傳入日 本。因此當時的信徒是指天主教徒。
 
從《沉默》到《深河》[上]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