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

棄跑

 
(網絡圖片)
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馬拉松比賽。計算起來,若是出賽,應該是我第九年出跑。但今次真是力不從心,因久病不愈,就連追巴士的氣力也沒有,還枉論出賽!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,我只能選擇做一次逃兵 ── 棄跑。 

跑步,對我而言,除了是強身健體外,更是在奔跑的過程中、獨自體驗酸甜苦辣。因為在跑道上,沒有人可以幫到我,當我每踏出一步時,都是靠我自己,當我筋疲力盡時,我如何能夠堅持繼續提起自己的腿,不讓自己停下來;我會想起在天國的爸爸、媽媽、姐夫和曾在跑道上的霞姐,就是因為你們,我才可以使自己堅持跑下去,每次能夠突破自己、能夠堅持下去,教自己不能放棄,直到最後衝過終點。 

想起村上春樹《關於跑步,我說的其實是......:『寫作與跑步最大的相同點是孤獨』,正是這孤獨,造就了我堅韌的意志。但生活中有太多我無法預料、無法把握的事,正如今次不能參與的盛事,這不是我想發生的。其實我跑得並不快的,每當身邊有人超越我時,看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背影之際,我也會超越他人,那時我會微微一笑,依然沿著自己的方向向前跑。在人生的跑道上,何嘗不是在超越和受超越中反反復復,生命就是在這樣的永恒中更迭流轉。但我並不在乎別人,因為我的目標是超越自己,是跟自己較量,是為自己的理念向前奔跑的。雖然今次是一個懦弱的人,不過我會更裝備自己,向 2016年出發,半馬才是我終極的目標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