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

古德明:港共也談民族恨

(網絡圖片)


香港政論家吳康民最近發表《政客不知民族恨,反共媚日昏了頭》鴻文,痛斥立法會議員梁家傑:「今年是抗日勝利七十周年,國務院定九月三日為紀念日,香港政府響應,梁家傑卻說是『向大陸獻媚』,實在喪心病狂。抗日戰爭,官兵死者三百多萬,平民死者數千萬,換來七十年太平,國家強大,難道不值得紀念?只有漢奸走狗,才會抹黑。」不是一無史德,二無史裁,三無史識,吳康民政論怎能見重於當朝。


抗日戰爭,由中共紀念,史識史裁史德無不乖違。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九日重慶《大公報》社評說得很清楚:「(中共)新編第四軍在江南各地,蓄意擾亂戰局,破壞抗日陣線。」而中共、日寇夾擊國軍的三百九十五場有案可稽戰事,當然不限於江南。例如一九三九年六月,河北民軍總指揮張蔭梧苦戰日寇多時,兵疲將弊,突遭中共賀龍、劉伯承、呂正操三部四萬多人圍攻,全軍覆沒,張蔭梧僅以身免。中共今天總不是要「紀念」那三百九十五場戰事吧。
 

《春秋左傳》卷一載,隱公十一年,鄭莊公將伐許,大閱軍馬,教場之上,諸將各逞勇力,潁考叔奪得先鋒的輅車,公孫閼爭之不得,中心懷恨。攻許一役,潁考叔手執莊公大旗,踴身虎躍,率先登上許城,「子都自下射之(公孫閼在城下向他放暗箭)」,潁考叔大叫一聲,從城牆摔下來,一命嗚呼。莊公得勝之後,思念勇將,「使卒(百人為卒)出豭(豬),行(二十五人為行)出犬雞,以詛射潁考叔者(令巫史咒詛暗箭殺人的兇手)」。抗日戰爭之中,誰是勇武的潁考叔,誰是卑鄙的公孫閼,青史無私,班班可考。但吳康民只會讀紅史,把中共奉為「抗日主力」,以諛詞取代史實。
 

論史實,中國抗戰八年又一個多月,大小戰鬥四萬零四十八次,國軍官兵陣亡者一百三十二萬四千二百七十九人,失蹤者十三萬零一百二十六人;將領陣亡者二百零六人;國民遭日寇屠殺者五百七十八萬九千多人。而中共軍官,自團長起,抗日殉國的,一個都沒有。這一切,具見臺灣中國大陸問題研究所《丹心照汗青》等史書,字字碧血寫成。
 

至於吳康民說的「七十年太平」,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的《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》,也列舉了些數字,或可供吳康民一笑。大躍進期間,「非正常死者有四千萬人左右」;文革期間,「一百七十二萬八千餘人非正常死亡,十三萬五千餘人因反革命罪處死,二十三萬七千餘人死於武鬥」。而六四以還,民變日以百計,民眾死在中共鐵腕之下者,數目都無從稽考。總之,論殺戮中國人的功業,中共勝日寇十倍。然則同樣是亡國,中國亡在中共手上好,還是日寇手上好,殆無疑義。
 

「民族大義」不在於愛「超過秦始皇一百倍」自許的獨裁者,甚至不在於愛河山。這一點,吳康民不可能理解。


原文刋於蘋果日報論壇
刋登日期:2015年7月23日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