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

懶洋洋的週末


(我的水彩:看雨)


在一個風雨飄搖的週六,想不到連壁球場也訂不到。既不想繪畫、也不想彈吉它;在百無聊賴中,隨手拿起一本書來,小說也好、文學也好,橫豎什麼也一樣。看著這個常識問題:在一個電視綜藝節目中,主持人向嘉賓提問:「升降機裡常會有一面大鏡子,這鏡子是做什麼用的呢?」那些嘉賓紛紛回答:

「用來檢查一下自己的儀容。」

「用來擴大視覺空間,增加透氣感。」

「用來看看後面有沒有跟進了不懷好意的人。」

在一再啟發而仍不能說出正確答案時,主持人終於說出了非常簡單的道理:「肢殘人搖著輪椅進來時,不必費神轉身,就可以從鏡子裡看見樓層顯示燈。」答案是否真的是這樣嗎? 

友人在facebook 傳來一個視頻,是有關流浪漢 ------ 捷克人畫家、攝影家米洛斯拉夫‧提奇(Miroslav Tichy)。他是布拉格美術學院科班出身的藝術家,主要是表現主義裸女作品藝術家。不知何故受政治逼害,精神狀態變得不穩定,連生活也出現問題。那他的相機從何而來? 

米洛斯拉夫‧提奇用他自製的相機拍攝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,捷克家鄉小鎮女性照片達數千張,爛相機是用街邊檢拾的夾板、飲料瓶蓋、瀝青、線圈、錫罐、廁所紙筒、玻璃樹脂、橡皮筋和里里扣扣的東西拼裝而成,然後用牙膏、煙灰拋磨,有時就直接丟到地上磨光。對於這一部誕生自垃圾堆中的相機,他自有一套說法:「只有這樣才能增加攝影不完美的詩意。」同時,「做到最糟,比全世界任何人都糟,才能出名!」把缺憾放大到極致是米洛斯拉夫‧提奇的哲學。 

半巔狂的米洛斯拉夫‧提奇穩居超過半世紀,拒絕名利,即使在記錄片中,依然以濕紙巾擦拭畫作上的灰塵、隨手把相片丟到地上,但只要有媒體報導他就非常開心。米洛斯拉夫‧提奇雖已逝,但據稱那部垃圾爛相機還可以拍照,真是神奇;創造的意志終能克服一切,即使像米洛斯拉夫‧提奇般一無所有。 

瀏覽網絡的世界,影入眼簾的是 El Zorro : Saturday Fun (星期六趣味),看完後不禁莞爾一笑。在現今的香港,想找一個稍有風度的男人也很艱難,更何況要符合他網文的五十四項條件、使女人開心的男人,可以套用前一哥的豪言:『簡直天方夜譚。』就是隨便擁有上述其中五項條件的男人,也談何容易!若然真的擁有 El Zorro提出符合條件的男人,肯定喜歡他的女人排滿整條彌敦道。El Zorro 文中提的男人,也許在歷史博物館或動物園可以找到。至於女人如何令男人開心的兩項條件,相信是他的一廂情願吧!
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