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

捨不得.感恩.放下


(網絡圖片)

牆角的月曆剩餘三個月,暗示 2016 年快成過去。時間過得快還是過得慢,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,也許時間本身就是答案。無論人的喜怒哀樂,時間依然沒變,所以也沒有快或慢。

自今年的二月二十到現在剛好 220 日。噢!日子總在我不經意的歲月下流走,當我回望卻似是很遙遠的抉擇,原來搬離舊居已七個月,對於上環區總有說不出的情意結,回首黯然失笑。父母健在時,曾提供另外居所、要求筆者搬出過獨立生活,那時候身邊的朋輩是多麼的羨慕,有獨立的私人空間啊!唯獨小女子千方百計搬回家裡。到父親過身後,母親沒辦法只允許每星期回家住兩天,到後來一星期在上環住足六日,還要每逢星期天的下午,母親三推四請兼陪伴我離開、送我到中環巴士總站、乘車返回所謂自己家。

去年底侄兒 Ivan 仔親自告訴筆者今年結婚、想搬去上環居住。因不想與他們住在一塊兒,那我選擇搬離熟悉的居所,返回大部份時間空置的家,重新學習適應南區的生活。其實最麻煩就是上下班,雖說交通方便,但總是不及上環方便。出來工作多年的工作地點不是中環就是金鐘,稍為遠些的工作地點,我絕對不會考慮選擇,所以上下班的交通工具是雙腳,現在被迫須要乘一程巴士,對筆者來說也是舟車勞頓,同事總是笑罵筆者不知『身在福中不知福』;日後更有討厭的地鐵建在屋舍樓下,皆因以後遲到無籍口。眼看就快搬離,不知道怎樣心裡還是很難過,雖然呀嫂說不如吩咐 Ivan 仔留下一間房間讓我放置雜物,不過最終還是婉拒了。其實真的很捨不得,可是又能怎麼樣!該離開就要離開吧!

說起感恩,我要感恩的人很多,除了父母、兄姊妹、老師和朋友外,更要感謝幫助筆者搬家的一位友人,幸得他無私幫助,從旁打點一切家居物件佈置擺設,使得一個數十呎的『狗藪』、頓時變得井井有條,更可以容納添置一部五十吋的彩色電視機,可以說這間狗藪『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』。因為朋友的熱誠幫忙,從他的身上看到何謂『樂於助人』?在他的身上體會到何謂『友誼』?友誼似是一杯香醇的酒,值得我去品味;友誼也許是一幅缺少顏色的畫,值得我去上色;友誼或是一首動聽的歌曲,值得我去仔細聆聽。一位好朋友就如空氣一樣,永遠圍繞在我的身邊;還是古人說得好:『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』。所以我要感恩這位朋友,感恩他的幫助。因為學會感恩,對生命懷有一顆感恩之心;因為朋友,是我感到人世間的友誼!

對於適應新環境很弱的我,搬進新居,一下子未能適應而失眠,因經常失眠而導致病倒,找醫生離不開中西合醫,解決失眠問題,就是治療的根源。身邊親友提議:不如把居所佈置如舊居一樣。談何容易!這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。環境是外在的因素,心內糾結才是病倒的實質因素。想起阿姜布拉姆 (Ajahn Brahm) 教導,純粹想著「我會把這一切放下」是不行的。他建議如何把不愉快的記憶刪除。首先要承認其存在,誠實地回想它們,繼而寫在一種最適用於惡劣記憶的物質 —— 廁紙!將這些記憶寫在廁紙上,寫完,就把它拿到廁所,將帶有臭味記憶的廁紙放進馬桶,然後沖走它!因為人活著是給自己看的。所謂『放下就是釋然,忘記就是快樂。』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