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

可以愛但不可忘記

(網絡圖片)

在網絡看到這個超感人的短篇文章——『一朵玫瑰花』,願與友人分享:


有位紳士在花店門口停了車,他打算向花店訂一束花,請他們送去給遠在故鄉的母親。

紳士正要走進店門時,發現有個小女孩坐在路上哭,紳士走到小女孩面前問她說:

「孩子,為什麼坐在這裡哭?」

「我想買一朵玫瑰花送給媽媽,可是我的錢不夠。」孩子說。紳士聽了感到心疼。

「這樣啊……」於是紳士牽著小女孩的手走進花店,先訂了要送給母親的花束,然後給小女孩買了一朵玫瑰花。走出花店時紳士向小女孩提議,要開車送她回家。

「真的要送我回家嗎?」

「當然啊!」

「那你送我去媽媽那裡好了。可是叔叔,我媽媽住的地方,離這裡很遠。」

「早知道就不載妳了。」紳士開玩笑地說。

紳士照小女孩說的一直開了過去,沒想到走出市區大馬路之後,隨著蜿蜒山路前行,竟然來到了墓園。小女孩把花放在一座新墳旁邊,她為了給一個月前剛過世的母親,獻上一朵玫瑰花,而走了一大段遠路。

紳士將小女孩送回家中,然後再度折返花店。他取消了要寄給母親的花束,而改買了一大束鮮花,直奔離這裡有五小時車程的母親家中,他要親自將花獻給媽媽。 

當我們以一朵玫瑰花為逝者舉行盛大喪禮時,倒不如在她在世時善盡孝心  

還記得一九八四年港台劇集《獅子山下》其中一集單元《天生你才》的「玻璃骨」病患者祥仔——王均祥嗎?此劇就是他的生平傳奇。祥仔天生嚴重缺鈣,身高不足2呎,體重約50磅,由於身體軟綿綿,一生要用嬰兒車或特製輪椅代步;但他熱愛生命,樂觀面對人生,積極參與義務工作,而其母親則一直細心照料兒子。媽媽照顧祥仔足足三十六年,她不單止沒有放棄祥仔,而且更抱他四處求醫,面對不少壓力。媽媽的一雙手兩條腿就如祥仔的,他要去哪裡,媽媽都會抱他坐在嬰兒車上,然後推他去目的地;他想做什麼,媽媽都會代勞。三十多年來都未有想過要離棄這個纏身的兒子。一直照顧他的媽媽在九四年逝世,而祥仔於2009年在家中淋浴時不慎跌倒,送院後證實不治,終年49歲。


祥仔的母親是第一個接納兒子的人,給他力量,使他有克服重重困難的勇氣和毅力。當祥仔小時候,母親替他洗澡,發覺其骨頭總是『咯咯聲』,便帶他去看醫生,縱使醫生勸她別浪費心機,祥媽媽由始至終,都對他不離不棄,堅持盡為人母的責任,為祥仔奔波求醫。可見母愛的偉大。
 
今天是母親節,說聲母親節快樂!不是想掃興,還望大家記得 2003 年香港爆發沙士,8名前線醫護人員不幸犧牲,包括因救人而染上沙士的屯門醫院謝婉雯醫生。當年513日,謝婉雯逝世,終年35歲。今天是香港女兒——屯門醫院醫生謝婉雯逝世15周年。 


當年感染沙士去世的8名前線醫護人員:

劉大鈞(香港兒科私人執業醫生)

劉永佳(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護士)

謝婉雯(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醫生)

鄧香美(基督教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)

劉錦蓉(基督教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)

王庚娣(威爾斯親王醫院健康服務助理)

張錫憲(香港耳鼻喉科私人執業醫生)

鄭夏恩(大埔醫院醫生) 


謝婉雯醫生(1968331日-2003513日),香港對抗SARS期間為搶救SARS病人而殉職的首位公立醫院醫生。懷念謝婉雯醫生!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