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5日 星期六

『趣致』


(網絡圖片)


當大家聽到『趣致』這個形容詞時,會聯想到形容什麼人?我倒想起一宗九十年代案件、一位單身、行為異常的女士,故且給她起名梁女士。

案發 1992 年,當時梁女士 49 歲,單身,與母親同住。她在一間專上學院畢業,教育程度達到中六,做過文職,幫母親收租。她的母親是一間幼稚園校長,某年突然血管閉塞暈倒街頭、送院後不治。梁母早年已在律師樓立下遺囑,將其遺產平分三個子女。梁女士的弟弟因癌症逝世,遺下妻兒,梁母的遺產照理應該平分三個家庭,但作為大家姐的梁女士突然出示一份遺囑,表示所有遺產全歸她一人所有。當時任職醫生的妹妹報警,親手將偽造遺囑的姐姐送入獄兩年半,梁女士期後上訴得值,改判入獄一年半。

梁母當年逝世時,己擁有十個物業及六個車位、分佈港九兩區,現金大約有三百萬,資產保守估值三千七百幾萬。這位梁女士喜歡在街執垃圾,把拾回來的垃圾,分別放置在黃埔   X園三個空置單位、及土瓜灣一幢三層高的唐樓。她每晚在公共浴室淋浴梳洗,棲身於不見天日的冷巷,以紙皮為磚瓦,破傘為屏風,每日三餐都是拾回來的食物,除了內衣褲外,所有衣服鞋襪也是拾回來穿的

案件當年在地方法院(現稱區域法院)審訊,控方證人是一位替梁女士錄取口供的警員,他印象中的梁女士對答有紋有路,思路清晰,沒有想像中的酸臭味,一身衣著相當整潔。當他把剩一半的叉燒飯盒、隨手棄置在垃圾桶內時,梁女士立刻問他可否把半盒吃剩的叉燒飯給她吃。警員親眼看著梁女士把半盒飯吃得一粒飯也沒剩。大律師霎時請警員形容梁女士,他瞬息間回答『趣致』。全庭頓時沉靜下來,法庭傳譯費思量,如何以英文詮譯『趣致』這個詞、令到外籍法官與大律師都明白這個形容詞,大家互相溝通,最終『趣致』這個形容詞獲得解決。由此可見,要將一個可能是意會的字句,能夠精確地、又要傳情達意表述出來,不是一件談何容易的工作,皆因一個看似簡單的詞彙,是不能單憑字面來詮釋的,總要依據上文、明白整件事的前因,才可準確地翻譯出來。

對於坐擁過千萬身家的梁女士,在審訊期間,無論休庭或午膳時間,依然在法庭大樓、逐層找尋報紙、廢物和汽水罐、她絕對不會放棄任何她認為有用的物品;她甚至在法庭大樓內的飯堂苦候他人吃剩的飯餸,把別人剩下來的食物全部掃清。雖然她身陷囹圄,也不忘慳吝性格,把囚友吃剩的任何食物,包裝紙都珍而重之收藏起來。她是否有病?錯!她身體很好,沒有任何疾病,她懂得大破慳囊聘請英皇御用大律師替她上訴。她慳食慳住,卻捨得花錢扮靚,紋眉和眼線,她穿的內衣褲是名牌,願意花幾百元做美容,也許這是每一位女性的共通特點——『貪靚』。而她喜歡在街上拾垃圾的心態,據她自述是基於環保的理念,做福後人的原則,常人是沒法去理解她的。她堅稱自己是環保人士,不願意浪費任何物品,把別人棄置的物件拾回家,留待日後可能有用途;對於他人浪費食物,她感到可惜,於是懷著善意,替人處理全部剩下來的食物,幫口吃掉,她不害怕食物是否衛生,反正她一向都沒有任何大小毛病,身體可以稱得上健康。所以她寧願把家居讓給垃圾居住,自己選擇與天地同眠,這是她的興趣,沒辦法只能引用醫報告最後一段︰她的行為是『異於常人』吧!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