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告別醫院



821急症入院,到今天1020日,住咗61天醫院,相信有生之年,是住在醫院最長的日子。除了接受外科手術、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外,大部份時間作息或在床上練習受指導的運動,倒是靜思反省或看書的時間少了。當然首先要多謝主診醫生高明的手術,O.T. 團隊精確的配合,及康復期間病房護士及其他同事的悉心照顧;然後是物理治療師阮姑娘和郭姑娘,特別感謝職業治療師楊姑娘,當我最無助的時候,她總是在旁不斷鼓勵和替我打氣,告訴我不要氣餒,既然小時也可熬,為何現在不能渡,再者現在很多幫助你。當然我更要感謝眾多的親友、同學、同事、老和網友到醫院的探視,他們各人不但帶來各式各樣的物資和食物,更會奉上愛心湯或糖水,對他們的隆情厚意,銘感。

人總是將生命健康看成必然,健康時不懂珍惜,入院後和手術後的四天半,躺在床上,動彈不得,百分百要依賴別人,那種滋味確不好受,衝擊著我的身心靈,原來醫院是不談尊嚴的地方。 

因為出院開心到失眠,每晚睡前吞的安眠藥也失效,歸家似箭的心情寫在臉上,一早起床就把所有的物件收拾,等待朋友接出院;只有一件遺憾的事,就是在病房有位104歲的婆婆離世,她與我一樣在醫院渡過中秋和生日,她的家人對我很友善,時常吩印傭順便關顧我,所以每當我不小心把物件跌地上,印傭姐姐總是很快替我拾起,並會告小心、不要自行拾地上的物件,甚可以叫她喇。我總是帶著微先向她道謝、並希望可自行拾起。

住在醫院這段期間,共目睹五位病人相繼辭世,有年青的、也有年長的。原來死亡是不分年的先後,依然是會走上這條人生的不歸路。死亡就是這麼遠、那麼近,所以我們應該珍在世的有緣人。回家後睡在自己的床上,觸摸久違的床,所謂『龍床不及狗竇』,再者醫院的床睡到腰骨痛。住院兩個月無法吸收新鮮空氣、感受猛的陽光和享受下雨的浪漫;從入院見証太陽在黃昏還未落下,到現在黃昏已漆黑。出院後還要接受覆診、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外,還有患處的疼痛伴著,醫生已明言作心理準備,受傷的關節還有一段時疼痛,但千萬不要放棄多些作運動;日後的患部是沒有之前這樣靈活。當然這些對我來說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可以恢行路!並且在出院後十二星期可恢復跑步。


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