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

飄散如煙、活在當下

(網絡圖片)


十二月五日(星期一)下班、趕著乘坐隧道巴士去萬國殯儀館送別。對我來說:無論世界或萬國也是一個熟悉的地方,無奈迷失了方向,繞了一個大圈才找到目的地。當晚天氣很清涼,而我卻一額汗。今晚剛從世界回家,幸好沒有迷途。 

雖然港島南區地鐡今早通車,我還是喜歡選公共運車輛、坐在搖晃巴士上欣賞沿途寂寥的街景,遼的夜並沒有因我而顯現孤。想起 2014 12 25 日抱病到元朗聖保祿堂、出席代女領洗彌;當年她剛滿一歲,父親抱著嬰的她走到領洗檯受洗,她年輕的父親剛證實患上腦癌。今晚我出席她父親的喪禮,天真的她在靈堂上茫然不知,跟隨母親向來賓鞠躬。 

小學同學的女兒於十一月二十三日在 facebook 公告:父親因急性肺炎在美國離世。事出突然,霎時間也未能接受。十二月五日身在澳洲公幹的同事急速回港,因她丈夫在家猝死,終年五十三歲。她丈夫是一位武術總教練。生活有規、擁有健碩的體格,卻無法延遲死亡。 

曾聽這句西諺:人生只有兩件事可以確定之事,便是繳稅和死亡,繳稅毋須多想,稅單每年也會提醒你;而對於死亡,很多人也選擇迴避去想。當面對死亡之時,也可以有截然不同的態度,身邊的朋友知道身患絕症,總是努力求醫求生;但有些人知道是絕症,反而努力去完心願、欣然面對死亡。 

雖說近十年來見慣了生死的場面,但對於生的喜悅和死的無奈還是會感動容,生死只是一瞬間,但死亡是一個過程;就是再堅強的人,在死亡面前都是無能為力的抗爭,但是除了接受,就沒有別的出路。也許死亡是對活著的人才有意義、會傷心、會不捨和會迷茫;有時還會是一種互相的解脫。死的人一閉上眼就一了百了,活著的人還要提起精神、在物思人的情緒依然活下去。昨日戲言身後事,今朝都到眼前來。當我們每天都為了生活打拼,做事要快過人、好過人和多過別人之時,是否會忽略身邊自己關心的人,或者沒有用心愛護,等到失去後才追悔莫及!所以我們要活在當下,不要追求完美,讓步伐慢下來,簡單地生活,拒絕別人太多的要求。更不要太注重別人對自己看法,學會享受寧靜的環境和獨自做事的樂趣,短暫的成功只不過是過眼雲煙,反正人死後不再擁有任何身外物。 

人,從出生開始,到死亡而終,其間究竟有多少酸甜苦辣?有多少愛恨情仇?大概自己也說不清、道不明的。曾聽人這樣說過:生如夏花般絢,死如秋葉般哀。人年紀大了,會多思想死亡一事,時間最公平。若問一個臨終的人,最後悔的一件事,很多時他們會說是沒有去追求自己年輕時最感興趣的事,又或是後悔把時間只顧追求個人事業而少與家人共聚。就讓我們在有限的時間中,多做有意義的事,回首時可以不枉此生。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