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

李怡:佛門污穢與香港淨土的沉淪

(網上圖片:很喜歡這個小沙彌 --- 可愛,這就是童真)

定慧寺醜聞,使香港人對佛門污穢大開眼界,情節曲折足以拍電影。但搗破醜聞的翁靜晶說此案還會有新進展,包括釋智定背後可能有集團運作,以及事件或涉高級警務人員。換言之,仍有連場好戲。 

大陸移民的人妻釋智定涉嫌假結婚、打扮摩登、進肉食、在外過夜、委託別人買豪宅,又疑挪用寺廟善款等,已經絕不像出家人了。被義工指她「大花筒」時更「發爛渣」說,「你們不要『迫狗跳牆』,我不是善男信女,也不是省油的燈!」之後更說「殺了你埋在寺院是沒人知。」很難想像這樣的話出自一個寺院住持之口。殺氣騰騰的「不是善男信女」,怎麼會是佛家子弟?  
 
定慧寺事件的底蘊 

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行為,倒也罷了。事情還牽涉到寶蓮寺住持兼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釋智慧。儘管佛聯會急忙發聲明撇清,說定慧寺並非佛聯會會員,該會會長釋智慧並非定慧寺董事,但最新公司註冊處資料,顯示釋智慧仍是定慧寺有限公司董事,而兩名懷疑與釋智定假結婚的大陸來港人士,包括前任「丈夫」釋智強及現任「丈夫」釋智光,與釋智定本人均在寶蓮寺出家。釋智光更在寶蓮寺任要職。翁靜晶說她曾就善款失落之事向釋智慧求助,釋智定瞬即知道,可見二人關係密切。釋智定甚至說︰「大和尚(釋智慧)他甚麼也不同意,付錢給他就同意。」釋智慧對翁靜晶表示對事件毫不知情,但反問翁:「你係咪信佛先?信佛就唔好搞咁多嘢啦!」信佛就聽任藏污納垢? 

《蘋果》刊登一張釋智慧和釋智定的合照,二人神態親暱。作家鍾祖康在面書上就這張照片解讀:「從人妻釋智定笑容甜蜜並軟身輕偎大和尚釋智慧,和釋智慧欣然笑納這照片的身體語言看來,我絕對不敢低估兩人之間的關係。」 

釋智慧2005年任寶蓮寺住持至今,亦是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,1997年當選第九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,2002年連任,今年獲政府頒授銀紫荊星章。他的這些身份背景,實在已揭示了定慧寺事件的底蘊。 

有聽眾致電D100,說九七後寶蓮寺早已全面被赤化,原有的僧侶被置於邊緣地位,現時的CEO及僧侶是從大陸來的幹部化身。這些幹部以各種方式(包括假結婚)來港再「假出家」成為僧侶,自然也不會遵守齋戒、色戒,出現釋智定這樣的「不是善男信女」的花俏尼當寺院住持也是必然現象。現在香港做佛事的,很多都是大陸短期或長期來港的商業僧侶。翁靜晶說可能有集團操控,應該說八九不離十。香港的佛門相信已全被中共操控,據報道,寶蓮寺住持釋智慧因健康問題決定退休,由另一個大陸移民淨因法師接任,並會於下月15日舉行陞座典禮。釋智慧還是香港人,他的位置索性讓大陸人取而代之也。 

至於大陸的佛教界,已經完全皈依於無神論的中共絕對權力之下。佛門已非淨土,許多佛寺都以商業手法經營,門票收入和香火錢(有上一炷香收六千元的)提供了豐厚的收入來源。佛寺的和尚其實大都是上班族,下班照樣有老婆孩子過日子。不久前,人大代表、少林寺住持釋永信,被自稱少林弟子的釋正義實名舉報,稱釋永信有雙重戶籍,包養數名情婦,與尼僧釋延潔有私生子。相信釋永信非個別事件,其他大和尚與他恐怕也是程度不同或未被揭發而已。

拜物教攻陷佛教界 

無神論的共產政權不信任何宗教,甚至壓制和摧毀人民的真正宗教信仰,近期的大拆十字架就足以說明對真正宗教的敵視。中共信奉的是金錢、權力、色慾的拜物教。這種拜物教已全面攻陷大陸的佛教界,並以僧侶名義侵佔香港原屬淨土的佛門,傳播污穢。 

香港社會原來各行各業都名實相符,謹守本份,當主權移轉到689深受感動的五星旗下,毫無宗教信仰的假僧侶就進佔香港佛門,劣幣驅逐良幣,劣僧驅逐良僧,帶來烏煙瘴氣。就像我們聽到生活在不知法律為何物的中共國的所謂法學專家,大言炎炎指導香港法官應如何判案一樣,使人感到法治社會面對人治侵凌的不知從何說起的悲哀。釋智定豈是一人?定慧寺豈是一寺?佛教界豈是一界?它代表的是文明被野蠻吞噬的趨勢。
 
原文刋於蘋果日報:蘋論
刋登日期:2015年10月21日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