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

給媽媽的情書

(網絡圖片)

 媽媽:
 
你是否察覺到地球近來轉得很快?一晃眼,你已離開了七年。縱使你沒有受病魔纏繞、沒有經歷老年的病痛;卻走得這樣意外,看似是那樣安祥。作為子女的我們,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去接受你的離去,現在還是沒法克制心中的悲傷。所有往事依然不斷地來到眼前,揮之不去。所謂有媽的孩子像個寶,人有媽媽是上天特賜的一種幸福,可是,這種幸福的日子,我再不會擁有,永遠不會有了,母愛的消失,是人生的最大不幸。
 
媽媽,記得呀兒嗎?她很懷念你的食物!上個月我在蘇杭街、偶遇一個小學同學,大家不約而同叫起來,我想街上旁人必定視我們是瘋人(笑咗)。幾日後,呀兒與我聯絡。我們一見面,就有談不完的話題,餘興無盡,我和她返回故居再繼續說是非。她看著鐡閘爆破的痕跡,絲毫沒有修理,抱著疑問的眼神望著我。真的,我沒有找人修理,那是為了當日不知是消防員、或是警方破門入屋救呀媽的標記。呀兒記得有年聖誕節、曾在這個家舉行大食會,你為了招待我十幾位同學,精心泡製了很多美味食物,如三文治、雞翼、豬排、牛排、沙律 ......... 等。可惜現在地方依然,唯獨你和呀爸巳不存在!
 
「其實當年呀爸和呀媽不想我外出參加聖誕 party ,所以改為邀請同學到我家慶祝聖誕咋!」我坦白告訴呀兒實情,她頓時抱腹大笑。這是二十幾年的秘密,現在才穿煲。那時你吩咐我不須告訴同學、你和呀爸躲在房。待他們準備離開時,你們卻主動出來送客,當時同學們看見你們感到很驚訝!媽媽,我現在告訴呀兒,是否失信於你?媽媽,你是否感到很奇怪呢?其實你有所不知啦!近日太多人討論『信』與『義』的問題。但我認為:「誠信是人法,正義乃天理;要過良知關,背信去取義。」因為「義在信之上」。對於有種自以為懂法的人,硬要把『法』加於『義』之上,但是『法』是有其背後的理念,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通,那就隨他們各執己見,反正我相信:『夏蟲不可語冰』。講完。哎喲!媽媽,我不是無禮、狂妄、自大,只是沒氣與這些人討論;再者這類人通常主觀性強、歪理在胸、筆在手,我為何要浪費時間?你還記得我曾說過:「97 前識英文的人就是律師,97 後識字的人就是律師」,所以現在全香港的人,除我之外,人人都是律師!
 
我突然想起木心《魚麗之宴》:『很多人的失落,是違背了自己少年時的立志。自認為成熟、自以為練達、自認為精明,從前多幼稚,總算看透了、想穿了。於是,我們就此變成自己年少時最憎惡的那種人。』媽媽,你可以放心,我不會變成自己最憎惡的那種人,對於那些偽道德者、偽君子,恥與為伍,我會離得遠遠的。所謂過去的成就不代表未來的。
 
媽媽,看著枱頭的 Dairy 我就頭痛,明年更忙,還要鋪鋪勁,我想辭職。不過現在很疲倦要休息。下次再告訴你我的決定。不須掛念,我已長大了。
 
你的女兒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