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2日 星期日

李純恩:失禮


(今年四月在日本拍攝的鬱金香)

在日本旅行,常常會見到意境雋永的漢字組合,「吟月」、「花見」、「花月」、「清水」、「瀧影」之類,簡單清新,淡然優雅,令人見之心中脫俗。

 
這些本來都是中國文化,但今天中國已沒有了這些文化,取而代之的只是喧鬧虛無的「中國夢」,「建設文明××」,「打造××平台」,「抓緊××機遇」,都是震天響的口號,生活也粗糙得一塌胡塗,推崇的是「率性」,什麼叫「率性」?就是老子覺得熱了,脫光衣服也不關你什麼事!這時候,你要是追求些細膩些的意境,旁邊人就笑了,說你「矯情」。你說不買股票,人笑你「矯情」,你喜歡春花秋月,也笑你「矯情」,於是你只好去跳大媽廣場舞了。

 
中國以前不是這樣的,以前中國人很細膩,即使一年四季,十二個月份,都有自己的雅號。一月稱「初空」,二月稱「梅見」,三月喚「夜櫻」,四月叫「清和」,五月是「浴蘭」,六月為「蟬羽」,七月是「涼月」,八月呼「月見」,九月「竹醉」,十月「時雨」,十一月「神樂」,十二月稱「朧月」。看着這些優雅的名稱,你一定覺得似曾相識,對了,因為你去日本旅行,就會常常跟它們碰面,它們已經飄洋過海,移殖到日本人的生活之中,溶入了他們的思維。

 
有這樣思維的民族,日子才過得像樣,才會出真正的詩人,他們的詩人,寫不出「做鬼也幸福」這樣的詩句。出不了「做鬼也幸福」詩人,春花秋月的心得也就分外豐滿,日子也過得細膩溫和。可以過上這種日子,是很令中國人羨慕的,中國人本來是有這種日子好過的,但沒了,一去不復返了。

 
古語有云:禮失求諸野。如今野到東洋去,還可以重溫我們老祖宗的精緻,所以不要開口閉口「小日本」,小日本的日子,比你過得像樣。
 
 
原文刋於蘋果日報周日名采:處境
刋登日期:2015年8月2日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