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13日 星期六

此情待追憶


(圖片來自獨立媒體)
是幸或是不幸?我正在經歷一個佔領時代,可說是一個史無前例的香港社會運動、或稱為『雨傘運動』,個人認為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,不知是對或錯?想起兩年前,所謂佔中三子(朱耀明、戴耀廷和陳健民)提出「佔領中環」公民抗命時,也沒有理會。但「佔中」從沒有出現。起先只是「金鐘」受佔領,但發生了928日事件之後,才逼使發生佔領「銅鑼灣」和「旺角」兩個新佔領區。這次佔領運動、並不是事前經過周詳策劃部署、是因一連串事件所引爆,而始作俑者正是特區政府;也不是什麼神秘地下組織發動,只是網民自發商議的結果,這又是誰之過?

今次的佔領運動,可以看到有兩種香港人。一種是反佔領人士,以大叔、大嬸和大媽為主幹,不排除有社團成員,教育程度稍遜,除了對金錢有認識外,理想欠奉、滿嘴粗言穢語、態度兇悍、不止打人,甚至公然性侵犯佔領人士,他們衝勁有餘,卻說不出自己出現的目的。但他們的行動卻出奇地有條理和系統、物資和裝置很齊備、進退很有秩序,收放自如。這類人真是把『收人錢財替人擋災』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另一類是佔領人士,除了以學生為主外、還有社工、教師、文化界人和中產人士,他們大部分擁有較高教育程度的人,有獨立思考和分析能力,在佔領區內,有學生在現塲做功課、打掃環境、回收可再生垃圾,把佔領地區視作自己家園,整理得井井有條。他們欠缺一個主持大局的人,沒有誰人可以保證其他人可以聽命於他,更沒有絕對把握能代表全體行動者,才使心懷不軌的人混水摸魚破壞運動的本質。至於站在中間的香港市民,會認同哪一類人?若然他們只懂用眼看、卻不曾用心看世界,很自然就會看不清、睇不透這場運動的真相,繼而偏頗一方謾罵或怨憤。

歷時74日雨傘運動,到今天終於要劃上句號了;受佔領的金鐘今日被逼清場。很多『正常』的香港人今天之後很高興,因為可以回復他們正常的生活。正常的香港沒有夢、沒有激情、更沒有愛;正常的香港生活是沒有血肉之分、只懂唱K 、吃喝玩樂、可以開開心心、營營役役為地產商和大財團工作,這就是他們熱愛的正常生活。『夢』對正常的香港人是奢侈品。

今天的午餐是見證金鐘清場。從原本是一條夏慤道的路,變成一條「村」;看著這個充滿愛的佔領區將成歷史,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。見證74日,卻一無所獲,真是心有不甘和傷心。雖然很多人解釋:運動已播下民主種子,總會有開花結果的一天。但等到何時?

看著這場運動的失敗,無法取得實際的成果之時,我不禁要問:究竟這塲雨傘運動,是令到香港的民智『提升』或『倒退』?當中國正走向富裕的北韓之際,香港何去何從?
 
寫於20141211(星期四)的晚上。
(金鐘佔領區約十一時已清塲完畢)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