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23日 星期日

日記兩則


(網上圖片)


 2014114日(星期二)天晴


承蒙五姐(五味軒)的悉心安排,讓一眾素未謀面的網友,相約黃昏六時聚首於灣仔麗姐廚房,與大哥──雨中淋有一個約會。

本人最大的優點就是遲到。推門入內、一位皮膚黧黑、面容瘦削、儀表堂堂的男子進入眼簾,真的有點吃驚,幸好有子卉(一粟)相伴壯膽。行近主角旁邊自我介紹,誤認他旁邊模樣周正、謙恭和善、眼裡含笑的五姐是嫂子,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。哦!原來嫂子缺席。隨後坐在一位喜笑顏開、能說會道、談吐文雅的宗姊 (Stella Luk) 旁側,沾染她笑盈盈的樂天派本性。宗姊真是仁慈和藹的好姊姊,除了擁有十項全能的技藝,也懂得東南西北摺紙小玩意外、還相贈她親手繪畫的松鶴扇子。至於剛才提到的男子,原來是 May Ho 的丈夫,怪不得 May 看似櫻唇含笑、俊目流盼,以受春風吹暖了心的歡樂女人。早前已認識的一粟,她是一位慈眉慈眼、心靈手巧、好學不倦的女士,更重要的是她那顆待人厚道的心胸。

今夜的主角──雨中淋大哥,正如他自說不是瀟灑英俊、氣宇軒昂,使年輕姑娘傾倒的男子、更何況今晚除本人之外,各位都是風韻猶存的高貴女人,所以大嫂可以放心讓他單獨出席。所謂文人多大話,現實的大哥並不是真『百厭』,只可以說是落落大方、舉止穩重的雨中淋吧。雖說大家首次見面,但我們卻似老朋友相見,有說不完的話,彼此急於相問,結果誰也聽不清說了些什麼話兒,笑得嘴巴再也合不攏。印象最深刻的是五姐訴說她新書出版的緣由,宗姊即席取出新書細閱。時間在談得暢快的氛圍中流逝,不覺四小時了,那是不得不說再見了。眾人懷著依依不舍地道別,等待大哥日後回港再重聚。

後記:是次的聚會我可說是大豐收,除了宗姊送禮物外,五姐也贈了芋絲卷,這是我明晚的晚餐,還有她自家製的手工皂。當然還有一粟的蛋糕,每次與一粟見面,她總是送我很多美味食物,有時足夠我吃一星期,皆因我不善於煮食。謹向各位贈送的禮物和食物,在此道謝。


20141115日(星期六)天晴、炎熱

今早身負重任,因為要到銅鑼灣地鐵站接大哥夫婦、逸飛夫婦、葉子和碧蒲朋友兩口子,然後乘車到香港仔,再坐船到蒲苔島一日遊。當然還有谷主,原本老子也會出席,但臨時缺席。逸飛這類人真是世間少有,雖然太太不舒服,但依然由老遠的家來到南區,為的是與谷主打過招呼,然後回家陪太太。嘩!這些有情有義的男人,真是絕種,要在博物館才可以找到。不過當介紹他與大哥互相認識的時候,他有點兒愕然。哦!我明了。

其實在20121023日曾到蒲苔島,當時看見很多反對興建骨灰龕的橫額隨風飄盪,但今次卻看不見,也許是因為保育團體的大力反對成功,使這寧靜的鄉郊,得以保護具有保育價值的自然景致。今次的嚮導依然是碧蒲,因為蒲苔是她的故鄉。在上山途中,我們得以享受一粟親自泡製的滷蛋、滷豆腐和滷芋頭,真是別有風味,更重要是美食當前,大家忘記拍照留念。嘻嘻!皆因我們是貪咀嚼。

下山後,我們在島上享受了一頓豐富的海鮮午餐,可惜大哥夫婦茹素,只能眼巴巴看著眾人的食相。不如下次野餐就算啦,除了我之外,每人要預備自製一些食物,供大眾享用,體驗分享的樂趣。

到了差不多三時半,我們要向蒲苔戀戀不舍地說別了。到了四時正,船開始動了,它慢慢地從岸邊退去,蒲苔漸漸地變小,一瞬間就完全不見了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