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

守護學生‧莫忘初衷


創作 Hello Kitty 的日本插畫家清水裕子,為香港人打氣。 清水裕子 以插畫作品支持香港的 Umbrella Revolution. 謝謝!《endurance and resilience. Hong Kong, this one is for you! 親愛的香港朋友、一張畫俾你地! 加油、加油。》


今天中午,午餐還沒來得及吃,急忙重返金鐘。 

熾熱的太陽,不能阻止學生追求民主的訴求,他們的心依然燃燒著。離開地鐵,在海富往政總行人天橋,沿途有部份學生蜷縮睡在地上、部份學生靜靜地坐在馬路上溫書或做功課,看著他們疲累的幼嫩面容,誰不會動容?這個厚顏無恥的掌權者,把學生逼出來爭取民主、公義,他們沒有絲毫使用暴力,只有以和平和愛去守護香港。你可以取笑他們天真,知其不可而為之。

在整場運動開始,只是年青的學生計劃和組織,沒有受成年人背後操縱,從安排糾察、防止他人衝擊和籌集物資等,處理得秩序井然,他們的能力,較成年人更有質素。當他們自動自覺執垃圾、提醒較激動的市民要克制冷靜,卻讓人稱謂「暴民」。當雨傘被標籤為攻擊性的武器、用保鮮紙保護自己會有衝擊行為,然後硬食催淚彈其實是玩 WAR GAME一樣開心,這些嚴重扭曲的邏輯思維、大義澟然的歪理,或許比武力更為傷人,更難以承受。香港現在踏上爭取民主的路是非常之崎嶇,抗拒受維穩媒體抺黑,若果只是依靠留在家中,接收二手訊息,作按鍵評論,你永遠不會明白這場雨傘運動的真正意義。 

九二八佔領運動到今已有一星期,過去七日的沉重心情,香港學生為爭取民主和平上街,但被警棍打傷、遭近百枚催淚彈衝擊。但是,訴求仍未獲得合理的回應。在香港社會裡,大部分人都喜歡穩定,不願意改變,最重要的是衣食無憂;對他們來說甚麼是自由、甚麼是普世價值觀都是不重要。如果有人選擇一生唯命是從,讓其他人選擇去爭取,也許最後也能享受成果。螞蟻終日忙碌把食物搬進洞穴,它們的生存意義和目標,只是不斷覓食告終。如果一個人沒有理想、沒有追尋夢想的熱誠,記掛的只是物質和眼前的利益,這樣生活的人和螞蟻有何分別? 

現在的政府對香港最大的貢獻是:以短短兩年的時間,粗暴摧毀香港的核心價值、成功嚴重撕裂香港人。但物極必反,讓香港人終於有機會重生去認識真正的自己。以前香港人只喜歡談吃、喝、玩、樂,政治冷感,因為一場佔領運動,許多人終於有機會從更深層次去認識自己和身邊的人,可以說是一種醒覺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