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

記憶像鐡軌一樣長 –– 余光中

(網絡圖片)
 
身兼詩人、散文作家、文學評論家等多重身份的當作知名文學家——余光中,今早病逝,享年九十歲。19281021日生於江蘇南京、祖福建永春的余光中,早年就讀廈門大學外文系。1949年發生國共內戰,隨國民政府遷居台灣,入讀台灣大學外文系。1974年至1985年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主任。1985年返台定居於高雄。
 
1950年代余光中與詩人覃子豪、鐘鼎文等現代詩人創「藍星詩社」,先後主編多種文學刋物,一生以詩、散文、評論、翻譯作為自己書寫的四度空間,其作品風格多樣、主題繁複深刻,充滿對兩岸三地的感情影響深遠。他曾說:「大陸是母親,台灣是妻子,香港是情人,歐洲是外遇。」文學家梁實秋這樣評價余光中:「余光中右手寫詩,左手寫文,成就之高一時無兩。」 

余光中無論詩或散文,皆不是以文言文書寫,但他卻對外力爭捍衛保留文言文。他認為語文比任何政府都要長久,政治不應該介入語文,其中文言文帶給人們的印象更深刻。他曾說:「所有白話文都是來自文言文,如果我沒有文言文的背景,也做不出好文章。」他認為文言文非常重要,它是幾千年中華文化的載體,延續了老祖先幾千年的思想、看法和結晶,如果把文言文拋掉不用,我們就會變成沒有記憶的民族。
 
許多人對余光中的印象是從教科書開始,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新詩『鄉愁』是其中之一: 

『小時候
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
我在這頭
母親在那頭 

長大後
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
我在這頭
新娘在那頭 

後來啊
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
我在外頭
母親在裡頭 

而現在
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
我在這一頭
大陸在那頭』 

余光中將一身精力投注於文學創作,有著巨人般的意志。現在詩人走向人生盡頭,了結了他的鄉愁人生,這次,不知鄉愁會將他載往何方?或是把他迎向一個沒有哀、也沒有所謂愁的安樂世界!

(網絡圖片)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