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

『無知』的幸福

(網絡圖片)

曾經一直覺得「無知」是一種罪。因為「無知」是犯錯可取得原諒的藉口,這也是被取名為『無知』的原因。但今天遇上一件事,使重新思量「無知」也是一種幸福、一種很單純的幸福。因為人長大了,被迫知道很多並不想知道的事實,而這些事實往往會將人擊潰,使人體驗知道真相的殘酷。有些事因為不知道,所以不會去煩惱,可以活得很開心;而知道得越多,就會越想得多,所以無知有時反而是一種幸福。

生活在一個較肥仔國稍寬的極權地方,『無知』可說是自小在象牙塔成長,相信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。坐在萊茵堂附近的小叢林、仰望藍藍的穹蒼、記憶片段濛濛泛起。原來到今天認識了『智慧』已 424 日,一個不吉祥的日子啊!自覺稍微改變了一個以管窺天、井底之蛙的人。今早與智慧在鄉鎮品嚐早餐後,來到屯門新墟麒麟圍萊茵堂、拜訪十月榮升新翁的來夕大師。無知坐在近玻璃門柱邊、靜心觀望萊茵堂外工人修剪草叢之際、她察覺路口有位細挑身材的女子凝視她。無知心感納疑、來不及思索,女子己步入萊茵堂、二話不說坐在她旁邊、來夕大師發出『噢』一聲!無知本能望向大師,看到敧在大師前面的智慧、表情尷尬卻很鎮定地、垂首望著自己的手機,無知環顧四周環境、心裡感覺怪疑!近距離看清楚旁邊這位年近五十歲、模樣端正女子面貌感到面善,正想從腦海裡尋找舊訊息;智慧突然大字型倚站在長玻璃櫃前,剛好在中年女子對面、雙眼專注女子、並以肢體語言暗示女子查看手機,可惜女子只顧查閱自己從手袋取出的記事簿,沒有理會智慧的暗示。其後,從大師口中知悉、這位秀外慧中的女子就是『墨水』。無知頓覺室內空氣混濁,拿起背囊轉告慧外出逛逛。對於缺乏方向感的無知、在人生路不熟的情形下、霎時彳亍街道,弄不清該往何處。最終她沿著舊路返回原址時,遠看智慧仍在與墨水傾談。無知就在附近小叢林邊找地方歇腳。

天空依然蔚藍。從一相識開始,無知明白無論慧身在何處、與誰人在一起必會如實坦白告訴墨水,因此墨水這名字經常出現智慧手機的首位;無知終按捺不住、從網絡知曉墨水是一位書畫才女,曾開過個人作品展覽,並把個人照片貼上,怪不得感到面善。無知把這事坦白告訴智慧,誰知知慧大發雷霆,差不多要與無知絕交,幸好墨水心明大義,原諒無知的行為,智慧亦聽從墨水的意見,原諒無知。經此一役,墨水的名字變成英文、但圖像依然無變、位置仍首位。

在回家的公共巴士上,無知終於明白,無論大小事情,無論與誰人的對話與照片,慧喜歡與墨水分享,皆因緍紗背後,總會有他倆風雨同路的影子,正如慧也說『知我者唯墨水也』。因此,若沒有慧的通知,墨水的出現是天意,否則他倆是否有須要反省!

這是朋友轉來的故事,她問筆者何謂『幸福』?以上的故事,究竟是「無知」「慧」或是「墨水」幸福?每個人都想走幸福之路,但幸福的定義是虛無的,有樓有車是幸福,有愛情就是幸福,結果往往跟自己的想法完全不一樣,所以何謂「幸福」?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