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

五年過去了

(網上圖片)
 
時光在彈指間流逝,不覺五年了。記得20102月的下旬,「香港青年寫作恊會」呀 Wen 邀請出席該會的新春團拜。席間聚談,始悉筆者不懂中文打字,於是力勸學習打中文可以寫網文。思索數日,從書局購入一本自學倉頡,善用午饍時間學習。直到當年的今日,剛巧貓咪病倒進了醫院,家裡霎時變得有種不祥的寂靜,就在寥闊的晚上,惘然地在 yahoo 開啟了 Blog ,誰料到一寫就五年了。 

 
回顧五年的網誌生涯,最大的得著除了學懂中文打字外,最使我這個井底之蛙,在象牙塔長大的小女子、深深體會到原來世間萬事萬物總會在變,惟獨『變』才是永恆不變。從強迫自己看一些殘體字的詩詞,遇上不懂就查字典;若是以前,休想我看殘體字的書本,到目睹網絡之遼濶,可說山外有山,藏龍卧虎的人很多;譬喻 El Zorro的博文涉及範圍很廣,無論中外文學、歷史、宗教和藝術,他也有獨特的見解;政治的評論很有見地,猶記去年雨傘運動,他有兩篇文章,使身在金鐘的我看得興奮起來,我真心相信他的預言一定會出現的;至於他的旅遊和攝影文章,更是圖文並茂,看得很過癮;只是哲學方面對我來說是很深奧,較葉神父和周神父的哲學還要難明。 

 
相對來說,Gravel Yau 的文章易讀很多。Gravel 的文章取材、多來自日常生活的所思、所聞,以流暢的文筆書寫出來。Gravel的文字盎然、行文樸素、篇中時有精巧對話、逼真而生動,類似中文的小品文,容易引起共鳴;他後期的網文,配以更多有關文章的圖片加以記述,足見他的心思細膩。 

 
Grave’s learned brother Peter Yau 是一個智者,洞悉世情,他還很聰穎。當年 yahoo時代,他在小女子的網誌寫下:『三人行必有我師』受用到今,Peter Yau不單博學多聞,兼且閱讀神速,四本書三星期完畢,嚇到我汗顏,不敢留言,也深感慚愧。Peter 的文章中英並重,時有優美的詩篇或外文介紹。他和 El Zorro一樣喜愛旅遊,他們每次回港必上載介紹,使我想起以前時常旅行的情景。 

 
百了 ── 他是一個鬼才,也是一位出世的僧人;他雖頓入空門,卻不忘塵世;他轉數快,學貫中西。百了的畫看似簡單,卻格高意遠;看似摸不著邊際,卻隱藏深思。他的畫揉合了其他畫家的優點,轉化為自己個人創作風格,難度頗高,但百了做到;所以他有時很『吋』,但他『吋』得起,這才使人佩服。我相信文字、相信公義、相信道理可以講,這四位隱世健筆,或許志不同;但道合,知善惡,所以他們在我的網絡世界 ── 譽稱『網絡四才子』。 

 
當然在網絡上也會遇上不開心事件,最可惜的是 Mr 6 ── 生命在我不在天,一位年青的大學生,畢業沒多久就離世,他透過網綕分享了抗癌的心路歷程。還有傻豹 ── Pinkpanther 他的文章風格與 El Zorro 很相似,很努力地以手寫板寫中文網文。記得有一次他說自己的網誌很少人看,我想留言,但最終不知說什麼!就放棄了,現在想起來,真有點後悔。至於藍宇,他可以說亦師亦友,人真的很隨和,不過又是過身了。有時真是不明白,為何該死的人不死,不該死的人就死,這世界真是不公平。他們雖然在世上互不認識,但最終在另一個國度聚首一堂。生命就是如此吊詭! 

 
凡事總是有得必有失。除了因為寫網誌而看書少了外,就是冷落我的情人 ── 結他,看著它孤單一個依在牆角,真是有點對不起它。以前貓咪在世時,她是我唯一的知音人。我最喜歡掃 Chord 嚇她,待一會兒她走上我的牀,我又嚇她,她駡我時,我就與她鬥嘴,真是很白痴。不過從今晚開始,要重新安排時間彈結他和看多些書啦,三星期四本書一定無可能,但一定要三個月完成一本書,這是最低要求。弊傢伙!還要上班、又要上畫班、又要游泳、又要跑步。唉!我的畫被老師批評到體無完膚。若果一日有 48 小時就好啦!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