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

傷感



坦白講,今年七一,原本沒打算參與遊行集會,不過從新聞畫面、看到患末期癌症的劉曉波躺在病床上、穿著睡衣被擺佈在鏡頭前,一股壓不住的怒火衝了上來,決定為劉曉波站出來,參加釋放劉曉波,昐望以憤怒的聲音高喊習大大釋放劉曉波、准許他『保外就醫』;這個『外』是指中共以外的國家,不是指在國內仍被監控的『外』。 

很可惜剛從 facebook 知悉:劉曉波垂危、腎、肝及呼吸功能衰竭,需要氣管插管機械通氣維持生命,家屬瞭解後拒絕氣管插管。一介書生因六四後參與起草《零八憲章》,推動國家民主化、改善人權,竟背上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」罪名,判囚十一年,株連妻子劉霞被軟禁。2009 年他在獄中寫《我沒有敵人——我的最後陳述》,期待「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。可惜這個理想國度,實在遙不可及! 

劉曉波透過德國和美國的醫療專家,表示願意出國治療,但被中共拒絕。他的去國決定,當然不是幻想可以治癒他的末期癌症,只想值此帶妻子劉霞離開大陸,能在自由世界活下去,在此事件可看出中共的狠毒。 

若曾看過劉曉波的文章,也會被他的文章感動,真正的愛國者應如劉曉波,『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,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慾求,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』。對於那類公眾人物、不學無術、玩語言偽術、假學歷的愛國賊或愛國玻璃心的人,不妨細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文章,稍有良知的人應該無法為虎作倀下去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