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

光頭伯伯

 (網絡圖片)

一個炎熱的五月、某個星期六的下午,筆者在一間人人稱道的牛肉丸河粉的店外進食,有位光頭伯伯和一位疑似智障的女子行近我的枱,他吩女子坐在我對面,說完離開。須臾之間,他回來了,並把辣椒油和沙嗲醬各一碟放在枱上、然後對女子說:「沒有牛肉,改食牛雜牛丸河粉。」之後從錢包取出二張紙交給女子、囑咐她付鈔結帳,其後再次離開。也許食客太多,一碗熱騰騰的牛雜牛丸河粉很久才送來。那女子每次小心翼翼、先夾起數條河粉放在湯匙輕輕吹下、然後沾點辣椒油和沙嗲醬才放入口進食;看她滿足的神色、津津有味地吃著,禁不住偷笑起來。


光頭伯伯不稍十分鐘回來,望著智障女子的食相顯得很不耐煩、以質問的語氣說:「還未食完?」女子毫不察言觀色——光頭伯伯的語帶怒氣,天真兼慢條斯理回應未食完。一股壓不住的怒火衝了上來,光頭伯伯說時遲、那時快把整碟辣椒油倒入正在進食女子的河粉裡、並提高聲線要她立刻捧起碗食河粉,她吃驚地邊吃邊問:「你同其他人食嘢都是這樣架?」光頭伯伯氣得直眉瞪眼么喝她吃快一點。「碗粉又熱又辣,早知要食得這樣急就不食喇!」「你不食我食。」隨即想把碗河粉搶到自己面前。「我未食完。」「我食,叫個碗比妳。」「我肚餓啊!」兩對手爭捧著碗河粉。光頭伯伯胸腔裡已充滿了怒氣,像一顆拉斷了引綫馬上就要炸響的地雷一樣喝道:「好,妳呀媽無教妳點食嘢,我教妳。食嘢是捧起碗來食,不是把碗放在枱上,只有狗才伏在枱上食嘢。」眼見女子渾身發顫、雙手抖索急速地捧起、那碗又熱又辣的牛雜牛丸河粉、半響不說、狼吞虎嚥食完碗河粉。一絲蒼涼的笑意掠過光頭伯伯的臉上、露出充滿勝利的神態與女子離開。


他倆的背影在我眼平綫消失,不禁搖頭嘆息想知這位光頭伯伯是何許人?我不知道這位女子會否記得這一幕的事故,但作為旁觀的我,一世都不會忘記這情景,皆因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男人!簡直是野蠻民族未開發!無論他們是甚麼關係?從態度觀察必定不是男女關係的朋友,但光頭伯伯也不應該這樣的態度!真是影衰晒全世界的男人。事實上有些男人是重色輕友,所謂『有異性無人性』,對自己的紅顏知己,必是唯唯諾諾、鞠鞠敬敬,想盡辦法為博紅顏歡心。有位朋友時常告訴我們,不須說每天要準時送她上班下課;就是每星期六日的例行工作就是陪伴紅顏,實行做跟得男友:一日是在她家休息或到附近散步或去戲院看戲;另一日就要準二點去到慣的店食水餃、二點半食完起行去做三小時按摩、之後做一小時 facial,再陪她去書局,飯後送她回家、自己才可返家休息。


記得一行禪師「正念進食」法:慢慢地吃,盡可能每一口食物都咀嚼三十次以上,直到食物變為液體才吞下。餐後休息一下,看看已空的碗碟。一行禪師說這種專心進食,也算是修禪,讓大家的身心於食的一刻安定下來,也可以為有食物而感恩。現在回想起來,我也是犯了『醜陋的中國人』特性,沒有挺身而出指罵光頭伯伯。應該理直氣壯告訴他:「我朋友的紅顏食碗水餃也要半小時喇!你發神經架,十五分鐘要她食完碗河粉。」甚至乎可以介詔一行禪師的「正念進食法」。但可惜我沒有這樣做!當日若換上是我,一定把整碗牛雜牛丸河照頭淋落光頭伯伯身上,看他有何反應,反正不是我付款!諒他也不敢打我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