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

單程路

(網上圖片)


『繁星流動、和你同路,從不相識開始心接近,默默以真摯待人,------

似曾相識的喪禮儀式。已遺忘了七年的姐夫喪禮,現今在腦海浮現。那一年,我們分別在鋼琴、小提琴和結他伴奏,選唱 Dust in the Wind & Tears in Heaven 今回朋友的13 歲獨生子先朗讀一首詩,然後清唱『朋友』;整個晚上的追悼會、使出席者感受到 touching 多過哀傷,縱使不捨得離世的人,但只有感到無奈、唯有留下思念。畢竟每個人最後都要走的,就像每一條河、每一條溪。最後都要流向大海一樣,我願意每個人可以從容地淌過去,在那兒等著我。 

離開孤寂的世界,再投入冷酷的大千世界,路旁的街燈照著正如棺木旁邊照著的油燈,冷眼看著人間的生離死別,相信習以為常,也許它們不明白生存的意義。讓人迷茫的夜空,疏落的星星仍然流動。一陣不經意的刺骨冷風掠過來,使我戰慄起來;若然母親在世,必會提醒我帶備外套和頸巾,一時大意,恐怕又難逃可惡的病毒突襲;加上感冒六十幾日初癒,特別傷春悲秋。 

坐在搖晃的巴士回家,飛馳的巴士在公路駛向紅隧再轉入香港仔隧道,寥寥無幾的乘客上車,卻沒有乘客願意下車。法國作家羅曼羅蘭曾說:「人生不售來回票,一旦動身,絕不能復返。」所謂『枯木逢春猶再發,人無兩度再少年。』生命就是一條單程路,消逝的歲月一去不復返,只能靠回憶把過去一一拾起。回憶是一件很累的事情,尤其一個人的時候,思緒總是陷入紛亂的回憶中,牽絆著心靈,使我感到很疲累。盡管我極力想抑制自己腦神經的運動,但是,那漫長歲月中發生的一切,卻毫無阻攔地闖進我的回憶。 

事實上,由我們出生的時候,就似進入了一個火車站,而工作人員只會出售單程車票,不設回程。當我們選擇買了車票,進入了車廂,就沒有回程路。因此在旅程中遇見的每一個人、每一件事或沿途看見的風景,都可能是一生中最難忘的。一路上,我們無法猜測會遇上誰人、何事或看見那類風景?而時間是不容許我們留下來,只有在不斷前進中學會選擇。但人生變幻莫測,連選擇也來得莫明其妙! 

人生猶如白駒過隙,倏忽即逝。生命何其縱容,人生何其短暫!生命是由矛盾組合,人生是思想穿梭的過程。心靈可以擁有一切,不過現實的世界、卻可以在瞬息間破碎。因此人生就是一場戲,沒有彩排,每一場都是直播,我們只要把握好每次演出,便是最好的珍惜。但是『你要搞清楚自己人生的劇本── 

不是你父母的續集,不是你子女的前傳,更不是你朋友的外篇。
對待生命你不妨大膽冒險一點,因為好歹你要失去它。
如果這界上真有奇跡,那只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。
生命中最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懂你,而是你不懂自己。───尼采』 

----- 遙遙晚空點點星光息息相關,你我那怕荊棘舖滿路,替我解開心中的孤單,是誰明白我,------T_T
張貼留言